刊發右派觀點引輿論嘩然:紐約時報評論部主編引咎辭職

來源:CNBETA  責任編輯:小易  

某知名暢銷雜志曾刊載過一篇題為《中國人比韓國人少什么》的文章。該文通篇將中國人與韓國人進行比較,如韓國人干凈,中國人臟;韓國人重環保,中國人浪費;韓國人喜歡國產電影,中國人喜歡外國電影;韓國留學生守秩序、有愛心,中國學生紀律差、自私…一位浙江的讀者看過此文后,感覺非常惱火,認為這種“貶損中國人”的文章讓他“很受傷”,他準備將刊載此文的雜志告上法庭,要求對方道歉,并賠償其精神損失費人民幣0.1元。這事在社會上引起了小小的波動!安▌印敝杏幸粋聲音頗具代表性:“給他一毛錢,讓他錯下去!這話被作為標題,在一些論據的支持下,刊發在一家知名周刊上。論據之一是,臺灣作家柏楊在20年前寫過一本《丑陋的中國人》,該書一問世,輿論嘩然,不少“忠貞愛國之士”不依不饒地紛紛口誅筆伐,并有人大罵作者是“賣國賊”、“漢奸”。然而,事過境遷,現在幾乎沒有人再讀之以后感到“很受傷”和“精神損失”了。論據之二,有個故事說,古時有兩個人同看《水滸傳》,對于書中的人物李逵還是李達(“達”的繁體與“逵”近)發生爭執,相持不下,于是打賭一兩銀子,請教一位老先生。老先生見“李達”強詞奪理盛氣凌人,違意說是“李達”。結果“李達”得了一兩銀子,興高采烈而去,“李逵”則滿腹委屈,老先生安慰他道:就給他一兩銀子吧,讓他錯一輩子好了!敖o他一毛錢,讓他錯下去”也許只是一句調侃,并無惡意。然而,假如“很受傷”的那位(他可能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中國人)如愿以償地拿到了一毛錢,他是否會“興高采烈”呢?他的“精神損失”就值一毛錢嗎?嚴肅地想一下,這“一毛錢”的官司不管輸贏,都不會有什么尊嚴。別人把我們看成什么樣的人,既與我們自身的形象有關,也是人家的自由。這就像一毛錢一樣,不管你怎樣對待它,它始終只是一毛錢,即使它真的有尊嚴。這件事不得不讓人想到中國人的尊嚴,也不得不讓我想到了另一件有關尊嚴的事。在令那位“很受傷”的讀者意欲將其告上法庭的雜志上,之前還刊登過一篇韓國某留學生在網上發的帖子。說實在的,此帖相比于“很受傷”看到的那篇文章,其對我造成的“精神損失”可能遠大于“很受傷”,這能從我好幾天睡不好覺這點上得到佐證。這位韓國留學生說,中國在歷史上是他們大韓民國的文化老師,大韓民族和整個東亞的文明都是中國的學生。這話聽上去也有理,可問題是,他說我們“貴國”目前在一些基本禮儀和道德上甚至遠不如那些比我們貧窮得多的國家。這是個頗耐尋味的問題。我們有理由對“文明之邦”的所謂“文明”產生懷疑,或者說,我們必須重新審視我們歷史的文明細節。我們是因為時代的發展而丟失了風度,還是我們根本就不曾有過?如果這是魯迅所說的“劣根性”之一,那么,“禮儀”究竟是何物呢?傳統這種東西,就幾千年歷史來說,我們比誰都多,但能稱得上優良的又有幾何呢?有人懷念漢唐時代的強大,那是我們最牛的時期,但是,文明和強大是兩碼事,這就好比身強力壯的年輕人并不見得比年老體衰的老人更有修養一樣。文明的細節或者說日常文明作為整體文明最重要的構成部分,漢唐時代的表現肯定與現在的表現有所不同,但是,同樣可以肯定的是,相同之處也很多。隨地吐痰這種“很粗魯和失身份的事情”以及滿口臟話逮誰罵誰的作派在漢唐是否普遍,歷史學家對此有否考證不得而知。我們假設像司馬遷或李白這樣的名人也隨地吐痰,那么普通百姓只能有過之而無不及。歷史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們當然就有理由對文明傳統表示遺憾;歷史如果不是這樣,我們當然有理由對文明現狀表示遺憾。我更傾向于對前一種遺憾做更多更深的反思,這關乎我們在使用“文明”這個詞時的感情基礎。我一直有一種略帶悲觀的看法,我懷疑文明傳統的本質似乎不在于那些說出來好聽寫下來優美的東西,而在于那些產生諸如亂丟垃圾、隨地吐痰等惡習的東西。就后一個遺憾而言,我們要考慮的首要問題是,是什么讓我們放棄了原本優良的傳統?換一個角度問,中國人做出一種價值選擇時有不同于其他民族的標準嗎?這是一個關乎“文明”的理性基礎的問題。中庸的中國人在對待自己的傳統和現實兩方面都走了極端:人家的好,于是就鉆皮出羽;自己的差,于是就洗垢索瘢。不少中國人喜歡從歷史中找出點輝煌的東西,挖個洞鉆進去,然后張牙舞爪,這跟那些類似寄居蟹的脆弱物種何其相似。歷史是我們游于其中的或深或淺的水,嬉戲時有快樂,沉下去就死了。像阿Q那樣總拿“我們祖上比你闊多了”來說事兒的人不僅不懂歷史,而且根本不尊重歷史www.anxorj.tw防采集請勿采集本網。

《紐約時報》周日報道,由于《紐約時報》評論部刊發不當評論,引發《紐約時報》讀者和員工強烈不滿,《紐約時報》評論部主編詹姆斯·貝奈特(James Bennet)引咎辭職。雖然看起來有點繞,但必須得承認,《紐約時報》在報道自家負面新聞的時候,展現了很高的透明度和坦誠度,自家的負面自己來報道,也沒有錯過流量。

真的假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種消息哪怕隨意聽到了, 也不會確認一定是假的!而是感覺棒子真的這么干,咱不意外。根的問題,而不是表象的問題了。說一個真實的事情,網上找柯南劇場版《業火的

6·18活動已全面開啟 大促活動入口匯總:

只是這次上奏并沒有被傳達到清廷最高統治者手中,反倒意外在上海的《東方雜志》被全文刊發,引起全國輿論嘩然和強烈反響。日俄戰爭最終以日本在海陸兩個戰場的完勝而告終,似乎印證了孫寶琦的預判。孫寶琦

阿里云6·18上云年中大促 點擊領取最高12000元紅包

多家國外媒體也刊發報道,對標準文件的合理性提出質疑,BBC還在文章中表示,在國內媒體報道揭露出虹鱒長期在國內被標示為“三文魚”之后,相關部門沒有禁止這一行為,而行業內的解決辦法竟是合法化。

天翼云高性能云主機1折起 低至74元/年

2020天貓6·18超級紅包在此領取 6月1日追加40億元消費券

京東6·18十七周年慶大促主會場入口 - 最高可領618元紅包

《紐約時報》發行人蘇茲伯格(A.G Sulzberger)周日發送內部郵件稱,“我們的編輯流程出現了嚴重問題,而且過去幾年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此類情況。我們一致認定,貝奈特不再適合領導評論部需要經歷的下一個變革!敝链,這一引發內外輿論嘩然的評論事件最終以責任人的道歉和辭職結束。而《紐約時報》記者連續刊發多篇報道,報道了自家報社在這一事件的全過程。

事件起因是《紐約時報》評論版上周三刊登了美國阿肯色州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撰寫的評論《派遣軍隊》(Send In Troops)?祁D在文章中旗幟鮮明地表示,自己堅定支持總統特朗普調動聯邦軍隊進駐美國主要城市鎮壓叛亂分子?祁D參加過阿富汗戰爭,是共和黨內部的強硬保守派,在貿易、非移、持槍、醫保、種族、外交等諸多政策問題上都完全支持總統特朗普。特朗普上周威脅調動軍隊之前,科頓就在Twitter上公開呼吁派遣101空降師來鎮壓抗議騷亂。

很容易理解,科頓的這篇評論文章立即激起了支持美國反種族歧視大抗議的自由派的驚愕和憤怒。更讓他們不滿的是,為什么《紐約時報》評論部會刊發這樣一篇主張動用武力的觀點評論稿件?

畢竟《紐約時報》是美國自由派的旗幟性媒體,其讀者群也以自由派為主。在幾乎所有社會問題上,《紐約時報》都旗幟鮮明地站在自由派一邊,更是特朗普的堅定反對者。在美國三大報中,《華盛頓郵報》政治立場毫無疑問也屬于自由派,而華爾街則是中立略偏保守。華爾街所有人默多克家族還擁有保守派喉舌Fox電視臺。

除了外部輿論鋪天蓋地的指責,《紐約時報》更面臨著來自內部的批評。獲得過普利策獎的《紐約時報》旗下雜志的黑人記者尼科爾·瓊斯(Nikole Jones)在Twitter上公開表示,“作為一名黑人女性,作為一個記者,作為一名美國人,我對自己報社刊載這篇觀點文章感到非常羞愧”!都~約時報》員工工會The NewsGuild of New York也發表聲明稱,“科頓這篇文章在推動仇恨。這是美國歷史上特別脆弱的時刻,科頓的觀點是在火上澆油。媒體機構有責任讓權力受到限制,而不是在沒有背景和預警的情況下放大威權的聲音。

《紐約時報》專欄作者蓋伊(Roxane Gay)表示,自己支持報社刊登不同觀點,但這篇觀點卻是煽動暴力和支持軍事占領,就像是美國憲法不存在一樣。甚至是《紐約時報》論部記者沃澤(Charlie Warzel)也在Twitter表示,“我不同意科頓觀點文章的每一個字。這完全不能反映我的價值觀!

一些《紐約時報》記者甚至表示,這篇文章引發了如此大的憎恨,甚至一些消息源已經拒絕為報社提供內幕消息!都~約時報》大量獨家新聞報道都依賴于政府內部人士提供內幕消息。如果這些消息人士不認同《紐約時報》價值觀,那么他們自然也不會愿意把重要的內幕消息泄露給報社記者。

面對來自公司內外的批評,評論部主編貝奈特最初還希望進行解釋。當天傍晚他在Twitter上表示,“《紐約時報》希望給讀者看到相反的觀點,尤其是來自那些制定政策的政治人物。我們理解很多讀者認為科頓參議員的論點令人痛苦,甚至是危險的。我們認為這也是該論點需要得到公眾審視和爭論的一個原因!

但這并不能平息內外部的強烈批評聲。在輿論壓力下,現年54歲的貝奈特在上周五的報社內部視頻會議上道歉,承認不該刊發這篇評論稿件,也沒有對稿件進行充分編輯。雖然沒有刪除科頓的這篇文章,但當天傍晚《紐約時報》在科頓觀點稿件的前面加上了編輯備注:在引發諸多讀者和同事強烈批評之后,編輯部門對這篇文章和編輯過程進行了審核,認定這篇評論不符合我們的標準,根本就不該刊發。

需要強調的是,新聞部和評論部是兩個完全獨立的部門。新聞部和評論部兩位主管都是向蘇茲伯格報告,F年54歲的貝奈特2016年加入《紐約時報》出任評論部主編,他此前曾經是《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主編,而在此之前他曾經在《紐約時報》工作了15年時間,擔任過駐耶路撒冷記者站站長。

與新聞部報道事件不同,評論部是刊發編輯部及外部人士的觀點評論。因此,評論部的編輯會希望引進一些不同的觀點引發討論。但不同的觀點并不總是受人歡迎!都~約時報》的讀者絕大部分都遵循自由派價值觀,他們并不太愿意看到評論部刊登與自己三觀完全相反的對立面文章。

這也不是《紐約時報》評論部第一次因為刊發不同立場文章引發巨大爭議。2013年《紐約時報》曾經刊登過俄羅斯總統普京關于敘利亞問題的觀點文章,同樣引發了巨大爭議。普京的觀點與美國政府的敘利亞政策以及主流媒體的態度存在明顯對立,更在文章中指責是敘利亞反對派而不是敘利亞政府使用毒氣。當時很多讀者批評《紐約時報》這是在幫助美國的敵人。

當時的評論版主編羅森塔爾(Andrew Rosenthal)已經在2016年辭職離開。有趣的是,過去幾天羅森塔爾連續發表推文表示,看到《紐約時報》決定刊發科頓這樣充滿種族主義、謊話連篇的裹腳布觀點(Racist, lying screed),他覺得非常震驚,評論部給出的解釋也同樣讓人無法理解。羅森塔爾表示自己完全認同蘇茲伯格關于“評論版刊登的觀點應該是對當前事件的準確和善意探討”,科頓的觀點兩點標準都不符合。最后羅森塔爾用“fXXk you”問候了科頓參議員。

而在貝奈特主管《紐約時報》評論部期間,也鬧出過一些爭議。2017年,貝奈特為《紐約時報》引入了保守主義專欄作者史蒂芬斯(Bret Stephens),結果后者的第一篇專欄就是在質疑氣候變化的長期后果。這篇稿件同樣引發了自由派輿論嘩然,甚至導致不少讀者紛紛退訂《紐約時報》。

不過,史蒂芬斯現在還活躍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中。作為美國保守派中的“Never-Trump”派別,他為《紐約時報》撰寫的抨擊特朗普的專欄文章閱讀量很高。雖然讀者也會質疑他的部分論點,但至少都非常認同史蒂芬斯的觀點:特朗普就是美國的災難。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硅谷

原話并非如此,只是在2113判決中,出現大量“按5261常理推定”的推理過程,有些人稱之為“4102自由心證”或“經驗主義1653”,也就是在案后從媒體宣傳中看到的:如果人不是你撞的為什么要扶她?如果人不是你撞的為什么要送她去醫院?如果不是你撞得,為什么不向家屬討要為老太太墊付的200元錢?彭宇案中可以看出,法官的審判更傾向于實體正義的追求,因為他繞過了正常的審判路徑,去扮演了一個“調!、“和稀泥”的角色,但可怕的是他繞過的路徑卻是案件審理的核心—證據。當這樣違反法律思維的推理過程,出自于一位司法者、審判者的判決之中,引起了極大的反響。對于彭宇案只能用一個“反!眮碓u價,因為它不符合法律、邏輯、經驗甚至是道德。擴展資料:拋開法律不談,它還激發了社會道德的一次危機。當人們談及“扶老太太”這個話題的時候,往往伴隨的是言談者臉上蔑視的表情。沒有人敢再去扶摔倒的老人,除非先找來別人來幫他作證或者錄像。見義勇為、尊老愛老變成“笑”談,當然這一切并非始于彭宇案,但至少起到火上澆油的作用。甚至有人評價彭宇案說道:它讓中國人的道德素養倒退了20年。當然不是因為人們素質低,而是素質高的成本太高。雖然這是夸張的說法,但是可以客觀地說,彭宇案的負面影響是深遠的。參考資料:人民網-南京市政法委書記:不應被誤讀的“彭宇案”內容來自www.anxorj.tw請勿采集。


  • 本文相關:
  • “不是你撞的,為什么你要去扶”是南京法官說的嗎?
  • 能體現中國有尊嚴的新聞,急急急。!
  • 提出征收生育基金的人是誰
  • 指虹鱒為三文魚為何會引發外媒熱議?
  • 韓國教授稱“曹操是韓國人”,又是一起假新聞嗎
  • 晚清立憲運動時張騫為什么會和袁世凱聯合?
  • 上海消保委虹鱒列入三文魚引消費者哪些質疑 ?
  • “不是你撞的,為什么你要去扶”是南京法官說的嗎?
  • 免責聲明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聯系 - 友情鏈接 - 幫助中心 - 頻道導航
    Copyright © 2017 www.anxorj.tw 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快乐10分下载